首页 > 历史 > 正文

少数民族古籍:珠玑锦绣多珍爱

频道:历史     来源:网络     发布:2019-09-11 17:16:25     手机版

电脑怎样防辐射,新圣达菲报价,苗条身材

在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中曾描写过一个智勇双全、有情有义的大英雄萧峰,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汉人,殊不知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契丹人。“契丹人骁勇善战,曾创造过辉煌历史。俄语中称中国为卡塔因(音),其实就是‘契丹’的意思,由此可见契丹人对北方周边国家的影响力。”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图书馆研究馆员黄润华说,“但由于至今我们都没有发现一本完整的契丹文文献,我们所能见到的契丹文字多是墓志铭和碑文等,契丹文至今都是一个谜。”而像契丹文文献一样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少数民族古籍并不是少数。

据调查,历史上在我国境内曾先后创制或使用过30多种少数民族古文字,并由它们形成了种类繁多、数量巨大的少数民族古籍文献。这些文献承载着相关民族悠久的历史、文化与传统,加强对少数民族古籍的保护与利用对于“增进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具有重要的意义。因此,自2007年“中华古籍保护计划”启动以来,我国就将少数民族古籍的保护工作与汉文古籍一样同步推进,并在制度设计和人才培养等方面予以倾斜,成果丰硕。

顶层设计,落地生根

2007年,为加强对全国古籍保护工作的组织领导,经国务院同意,建立了由文化部、财政部、教育部、国家民委等十部委参加的全国古籍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国家对少数民族古籍的保护工作加强了顶层设计,针对新疆、西藏等地区的专项保护顺利展开。

以藏文古籍为例,目前全国存世藏文古籍总数在百万函以上,其中2/3存在西藏自治区。为保护好这些典籍,2009年文化部组建专门的调研组前往西藏调研,他们走访了众多偏远的寺庙、图书馆和博物馆等古籍收藏单位,基于实地调研提出了关于加强西藏古籍保护工作的思路。当年11月,《关于支持西藏古籍保护工作的通知》和《西藏古籍保护工作方案》正式印发,要求各部委在人员、经费、物资和信息交流以及技术支援等方面,加强对西藏的对口支援。此工作的实施对于促进其他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的推动具有深远的意义。

10年来,工作持续推进。为抢救和保护布达拉宫宫藏在册的汉、藏、满、蒙、梵等多文种珍贵古籍文献近4万函,我国从今年起在10年内将累计投入3亿元专项资金,这是布达拉宫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古籍文献保护与利用专项工作。

卷卷锦绣,字字珠玑

古籍普查是开展古籍抢救、保护和利用工作的基础。自2007年以来,随着普查工作的深入推进,一批少数民族珍贵文献得以重现人间。

现收藏于西藏博物馆的元刻本《释量论》就是一重要发现。根据其尾跋中的记载,学者确定此书是在元代第三帝师达玛巴拉的倡议下刊刻而成。根据达玛巴拉的行迹,可以判断刊刻时间在公元1282年至1286年间。《释量论》是国内首次发现有明确纪年的元刻本藏文古籍,不仅推翻了元代未刊印藏文文献和明代以前无藏文印刷实物的旧说,而且充分说明了元朝中央与西藏地方政权的密切关系。

截至目前,在国务院公布的5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收录古籍12274部,其中少数民族文字古籍1039部,占总数的8.5%。全国古籍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史金波举例说,在国务院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中,就有131种少数民族文字珍贵古籍。这些古籍包括藏文、西夏文、蒙古文、察合台文、彝文等10个文字种类,可以说是卷卷锦绣,字字珠玑,堪称精品。“这批少数民族文字古籍,以藏文文献最多,共64种,其中一种为《般若波罗蜜多两万五千颂》,为10世纪写本,版本古老。还有25种为元代刻本和写本,也以其年代久远、版本稀见引人注目。”史金波说。

冷门绝学,仍有传承

我国少数民族创制和使用的文字历史十分悠久,比如彝文和藏文就有上千年的历史,而有些文字彻底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成为死文字,如突厥文、于阗文、西夏文等。“这些已经消逝的文字虽然不再有人使用,也没有多少人能辨识,但是用这些文字记载下来的历史文化同样是中华民族宝贵的遗产,相关的典籍值得我们去搜集、整理和研究,而人才问题成为当下掐住脖子的问题。”黄润华表示。

幸运的是,在国家的大力扶持下,原来一些被称为冷门绝学的学科,如甲骨文研究、古典文献学、西夏学等逐渐由冷变热,进入持续发展的阶段。史金波从事西夏学研究数十年,他说,原来全世界能认识西夏文字的不到10人,这几年国家社科基金加大了对冷门绝学专业的资助力度,使情况有所改善。以西夏学为例,经过培养,现在全国能辨识西夏文的已有三四十人,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必须看到,这些人才与海量少数民族古籍相比,仍有很大的缺口。

系列培训,切中肯綮

少数民族古籍人才培养问题,不是一时也不是一个部门能够解决的问题,需要国家进一步做好顶层设计。现阶段,国家图书馆(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从现实需求出发,以精准扶贫的方式,为民族地区培养了一批后备人才。

有的放矢的培训成为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据统计,近年来国家古籍保护中心举办的全国性古籍保护培训班共有210期,培养专业人才1万余人次,其中西藏、新疆、云南、贵州等民族地区共计3028人次参加培训,这些培训涵盖古籍普查、版本鉴定、古籍修复等多方面。除全国性培训外,国家古籍保护中心还专门在西藏、新疆、云南、贵州等民族地区举办培训班50期,培训学员2506人次,为民族地区培养了一批具有较高水平的古籍保护专业人员。

同时,他们还巧妙地以“以干代训”的方式完成了相关的修复工作。比如,依托云南省图书馆古籍修复技艺传习所,从2014年开始至2018年,连续举办了4期培训,以师生合作的方式,修复了云南新发现的“纳格拉洞藏经”2285叶,成为将培训与修复相结合的典范。为有效推进少数民族古籍的修复工作,该馆还先后为新疆、西藏等9个少数民族地区15家单位配发除尘修复工作台、纸浆补书机、手动型压平机等价值576万元的设备。

为使更多的珍稀少数民族古籍能够化身千百,服务社会,在国家珍贵古籍数字化项目中,国家古籍保护中心积极支持和指导西藏和新疆开展本地区珍贵古籍数字化工作,截至目前,西藏已完成6家单位13函珍贵古籍的数字化任务,新疆完成11127拍的古籍数字化工作。

少数民族古籍作为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承载着历史上各民族祖先的智慧结晶与文明成果,虽然当下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作依旧有许多挑战,但相信随着中华古籍保护计划的逐步推进,民族遗珍必将得到更好挖掘、阐释与利用。(李 静)

本文地址:http://www.dsiva.com/lishi/gwkkjrnlp.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 7月11日亚洲380
下一篇: 宁波市成功举行中芬传感器技术成果专场推介洽谈会

相关图文

热点话题

频道月排行